“威”觀察| 奶業標準不是一張漂亮的臉

孫魯威

最近這一個月多,中國奶業出臺了一些團體標準。標準的作用是規范行業發展,更是引導行業發展。先從團體做起,團體做好了,形成引領力了,國家標準也就有了依托。

然而從最近幾個奶業團體標準的出臺看,這個“團體”到底是指什么團體?會不會造成團體標準打架的問題?“團體”標準的出臺是不是也應該有標準?是以科技項目來形成“團體”標準還是以管理體制形成“團體”標準?現在各種聯盟特別多,聯盟的標準又有怎樣的約束力?誰來監管?如果團體標準都超過國家標準,國家標準的作用又是什么?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對標準出臺的監管是不是也需要轉型升級了?

國家奶業科技創新聯盟是國家優質乳工程項目實施形成的奶企科技聯盟。優質乳工程是2016年啟動的。從創建優質乳標識制度,推動奶牛養殖技術升級,全面實施乳制品加工工藝標準化監管三方面入手,以巴氏鮮奶品質切入全產業鏈質量提升。中國農業科學院王加啟研究員牽頭的“奶業創新團隊”圍繞“優質乳工程”取得了系列技術成果。通過建立奶業創新聯盟,“優質乳技術”已在全國50多家乳制品企業得到應用。整個聯盟引領了當前奶業產銷潮流——鮮活。

“鈣與蛋白質僅是牛奶的基礎屬性,而天然活性營養才是牛奶真正的核心價值?!痹撀撁?0月29日在“粵港澳大灣區奶業高質量發展論壇”上發布了第一個團體標準:生乳用途分級技術規范。11月26日,在首屆中國奶業新鮮峰會暨2019中國奶業D20峰會上又發布了7項團體標準,包括:特優級生乳、優級生乳、優質巴氏殺菌乳、優質超高溫瞬時滅菌乳、奶及奶制品中乳鐵蛋白的測定、奶及奶制品中β乳球蛋白的測定、巴氏殺菌乳中堿性磷酸酶活性的測定。由于用巴氏殺菌工藝生產的鮮奶能夠最大化保留牛奶中的天然活性營養,乳鐵蛋白、β乳球蛋白、堿性磷酸酶活性都是重要指標。這8向標準形成的體系涵蓋了優質巴氏殺菌乳完整過程,目標是是推動“新鮮巴氏乳”國標出臺,讓活性物質指標成為新鮮巴氏乳第一標準。

與此同時,2019中國農墾乳業聯盟成員大會11月24日發布了《中國農墾乳業聯盟產品標準 生鮮乳》團體標準。據發布專家介紹,該標準是目前我國要求最高的生鮮乳團體標準。有如下特點:一是理化指標中,乳蛋白為3.0g/100g,乳脂肪為3.4g/100g。分別比國家《生乳標準》提高了0.2g/100g和0.3g/100g。二是微生物及體細胞數限量中,菌數總數降至每毫升10 萬CFU,體細胞數降至每毫升30萬個,處于世界領先地位。三是理化指標中,酸度限制為11~17oΤ,國準為12~18oΤ。四是貯存運輸增加了“到廠溫度不超過6℃”。這是一個“國內最高、與國際標準接軌的團體標準”?!稗r墾乳業基本都符合標準的要求,未來將從奶源基地的建設、工藝優化等方面進行提升?!?/p>

制定產品技術標準不難,難的是制定出一套全產業協同推進的體系標準。引進優質奶牛并不難,難的是建設一套適應中國體制具有中國特色的管理體系。蛋白質標準到底應該怎么定?十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就是因為養殖農戶蛋白質含量難以達標最后導致惡性事件的發生。如今奶牛品種歐化,蛋白質標準自然提高了。而蛋白質的標準并不說明品質,只是說明品種。蛋白質指標高低,也并不代表牛奶品質高低。牛奶品質中含包括乳鐵蛋白、免疫球蛋白、生物活性肽、活性鈣等數百種生物活性物質,營養不一定就是來自蛋白質,而蛋白質含量高低不是品質唯一指標。以蛋白質為第一標準的標準,背離生態科學的理念了。

標準的體系化就是不宜在相同養殖模式和相同品種甚至是相同企業搞不同的標準。比如蛋白質,都是荷斯坦奶牛,都是基地化養殖,都是農墾企業,你的標準3.1,他的標準3.0,那樣只會成為刷臉標準。標準的體系化應該是在產業鏈的上下游形成協調配套互相促進的標準體系。比如對于如何進行鮮奶收購,需要有一個“生乳用途分級技術規范”。因為奶農生產的鮮奶再好,最后各種模式養殖的鮮奶混在一起加工,直接影響產品質量。這就需要建立從原料到產品的質量分級標準,讓奶類產品優質化有可操作性。否則,“混收混儲混加工”,不利于養殖端的品牌建設。

加工環節目前就是要建立我們自己的巴氏奶的加工標準。雖然巴士奶最大化保留了牛奶中的天然活性營養,但是巴氏鮮奶自身也有局限。不同加工工藝也許不同地區生產出來的牛奶,品質與營養差異很大,只有穩定的加工品質才是體現乳品質量的最后標準。實驗證明,乳鐵蛋白等活性物質隨著殺菌溫度的提高活性會逐步降低,尤其是具有調節免疫、抗氧化功能的乳過氧化物酶,在80℃的情況下就會完全滅活。殺菌工藝如何建立,各地情況不同,需要全產業鏈的綜合發力,探索一套適應我國產銷特點的可行有效的標準體系。

品質指標是否超過國際標準意義不大,因為我們目前的奶牛品種、大牧場條件已經國際化,本身就是國際標準了。目前要做到的是,商品的標準化營銷,也就是質量管理體系與國際標準的接軌,實現第一時間把高品質乳制品送到消費者手上,實現高品質高效益。另外還有一個中國特色的問題,就是目前的各種團標的制定過程中,是否考慮了農戶養殖的問題?還是已經排除了小養殖戶?是否考慮了普通消費者利益,還是只針對高標準消費人群?好的標準化體系,自備行業監管的能力,市場開拓的能力,以及品牌發展的能力。這是目前奶業標準制定過程中要把握的體系化方向。

奶業標準不是一張漂亮的臉。不能這邊廂標準高于國際標準,那邊廂促銷打折“買五送一”。也不能讓奶牛絕跡于鄉間,讓養牛成為一去不回的“鄉愁”。有人說,特別想問問章子怡,她家孩子真的喝國產“飛鶴”奶粉嗎?還有人說,郭晶晶為君樂寶代言了,她家孩子喝君樂寶的“悅鮮活”鮮奶嗎?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不一定相信名人宣傳,而是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你是不是從不打折促銷贈送,而是每日按時按點擺在那個貨架上。

這可以說是企業的誠信,也可以說是產業鏈的標準化。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爱玩棋牌炸金花作弊器